博彩新闻

制作人揭秘:游戏彩蛋到底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制作人揭秘:游戏彩蛋到底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如今,彩蛋已成为影视、游戏、动漫必不可少的要素了。从《星球大战》到《侠盗飞车》,从《消逝的光芒》到《巫师》,几乎所有的娱乐作品都有彩蛋。近日,外媒采访了《消逝的光芒》、《史丹利的寓言》和《巫师》的制作人,和他们聊了聊彩蛋,一起来看看吧。

   在2002年发售的《侠盗猎车手3:罪恶都市》(Grand Theft Auto: Vice City)中,玩家可以找到一个复活节彩蛋。它真的是个彩蛋——你得驾驶直升机在新闻大楼(VCN)旁边的楼降落,操作主角汤米·维赛迪(Tommy Vercetti)跳进VCN的第14层,在那儿你会看到一只巨大的、棕色的蛋。

   那只蛋就像开发者赠予玩家的一个棕色奖杯,表达了对那些热衷于探索游戏各个细节的玩家的感谢和赞赏。

   彩蛋为开发者提供了一种与玩家交流的方式。通过引用流行文化、笑话,或是将开发团队的照片、秘密武器和道具隐藏到游戏中,让开发者打破第四面墙,朝握着手柄的玩家眨眼。

   “如果你制作一款包含一点自我性格的游戏——以彩蛋的形式——那么你就会更投入个人感情,更关心它。它成了你的游戏,而不再只是一款你碰巧参与开发的游戏。”波兰开发商Techland概念艺术家卡塔奇纳·塔纳卡(Katarzyna Tarnacka)说,“我认为玩家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当我在玩其他游戏时找到彩蛋,那些游戏就变得特别,让我感受到一种人情味。”

   不过玩家未必能找到塔纳卡所说的“人情味”。如果说时间就是金钱,开发者怎样决定为设计彩蛋投入多少时间和资源?Polygon最近采访了几位开发者,请他们聊了聊在当代游戏市场,设计彩蛋所需要的不同成本。

   ■ 在乡村迷路的鸡

   《消逝的光芒》(Dying Light)是2015年发售的一款游戏,据该作首席关卡设计师皮托·帕沃拉兹克(Piotr Pawlaczyk)透露,Techland在游戏研发进行到一半时改造引擎,而这导致开发团队没有时间将动物加入到游戏中。几名开发人员希望在2016年推出的DLC《信徒》(The Following)里添加一种简单的动物:鸡。

   “他们早就有这个想法,将鸡放到了预制作概念美术中。”帕沃拉兹克说,“他们制作了静态模型,甚至还有音效人员专门录了鸡叫声——那家伙周末刚好要去乡下一趟,所以就带了音频设备。”

   但Techland的高层认为,为鸡做动画需要花太多时间,“这还不包括实现某些基本AI,以及在各种情形下对AI的测试。”帕沃拉兹克说,“我们被要求‘做一些真正能够增添游戏内容的东西。’”

   这就是Techland“鸡门事件”(Chicken Gate)的由来——只要有时间,《消逝的光芒》的设计师和美术师就会恶搞般地在游戏中添加鸡。在游戏里,玩家可以找到一幅公鸡蓝图,制作一个简陋的公鸡武器。如果在乡村找到15块可搜集的石块,并将它们放到特定位置,那么小鸡贴纸就会出现在游戏里所有军用吉普车的左后窗。

   《消逝的光芒》和DLC“信徒”因为拥有许多彩蛋而出名,Techland甚至在游戏里隐藏了《超级马里奥兄弟》1-1关的一个可玩版本,只不过用僵尸替代了板栗仔(Goomba)。按照开发团队成员的说法,这是Techland文化中的一部分:他们有时会在周末碰头,在游戏中添加更多秘密。他们还会举办彩蛋设计大赛,并且经常上网看看玩家们发现了哪些秘密。

   为了设计这些精致的秘密,Techland在游戏制作计划中为彩蛋预留了时间和资源。帕沃拉兹克解释说,Techland会在研发初期列出公司所有人提到的想法,然后再由一支由游戏主管和关卡设计师组成的小团队进行筛选,“他们会看看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并判断哪些想法在时间和资源方面是可行的。”

   Techland的开发人员会在做游戏时沟通制作彩蛋的想法,据他们说,制作彩蛋确实会消耗大量资金。

   “根据《消逝的光芒:信徒》的开发经验,我们估计制作彩蛋的资金大约占内部研发成本的2%。”制作人泰蒙·斯米塔拉(Tymon Smektala)说,“这数字听上去不多,不过我们还为此投入了很多时间。”

   斯米塔拉补充说,Techland倾向于将制作彩蛋的任务分配给“经验最丰富”的团队成员,原因是他们知道怎样快速高效地使用工具和资源。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