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新闻

dnf游戏名字大全 – 战斧F1会有春天吗?聊聊未来国产游戏主机究竟路在何方

战斧F1会有春天吗?聊聊未来国产游戏主机究竟路在何方

   当下,dnf游戏名字大全 索尼和微软两大巨头可谓越做越棒,尤其是索尼,在PS4大获成功后,传言中的新硬件或也即将亮相,势头一片大好。dnf游戏名字大全 在国内玩家热衷于Steam、高喊“索尼大法好”的当下,国产主机如战斧F1还会有自己的春天吗?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这篇文章就对此进行了一番讨论,一起来看看吧。

   ■ 潜力

   中国的电视游戏市场起步并不晚,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几乎与海外是同步的,主流机种诸如雅达利2600曾正大光明的摆在正规百货商店的柜台里出售,少量日本原装任天堂FC红白机也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到国内,只是售价高达1500元人民币,几乎相当于当时普通工薪阶层一整年的收入,作为一台比较少见的能与当时刚进入百姓家庭的电视机搭配的娱乐设备,确实只属于少数家庭能享受得起的奢侈品。

任天堂的FC

   而这类设备在中国家庭里大面积普及开,要到90年代初那会儿,以“小霸王”为代表的一大批FC山寨机的出现,才得以实现。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台湾某家(抱歉这里没法写出名字)给任天堂代工FC红白机主芯片的制造商,偷偷仿制和生产了FC红白机的一整套系统(这也是由于当时FC几乎没有任何硬件加密保护,很容易被分析并模拟,同时FC寿命走入末期,任天堂的精力全在SFC上而无暇顾及这种侵权行为),放在市面上以低于FC红白机的价格出售,并顺理成章的将其“出口”到了大陆。根据这家生产厂商提供的数据,在那个时期,他们至少给大陆出口了2000万片FC红白机的山寨芯片。

   我们假设这2000万片山寨芯片全部被制造成“小霸王”类的FC山寨机,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根据游戏主机数据网站VGChartz的统计,任天堂的FC红白机在整个寿命期间里,日本市场累计销量约为1900万台出头,而面向北美市场的NES(美版FC红白机的名字)累计销量约为3300万台出头,也就是说大陆的游戏主机市场在那个野蛮生长的混沌时期,已经是全球第二大游戏主机市场的体量(这也要归功于小霸王当时一掷千金在央视的黄金时间打广告引起的羊群效应)。

当年的小霸王带给了我们无穷的乐趣

   当时“小霸王”类的FC山寨机在市面上售价从400元到800元不等,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1992年我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00元左右,一台“小霸王”要占去这个可支配收入的相当比例。如今一台水货PS4售价大概在2000元出头,国行PS4标准售价为2899元,而2015年我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31000元以上,一台游戏主机早已不再成为家庭娱乐消费的“沉重负担”。换句话说,在游戏主机绝对价格大幅度上升的情况下,所占的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却大幅度下降,如果单纯从数字上推算,国行主机市场的潜在装机量至少应在4000万到6000万左右。

   当然,由于历史环境的不同,这种纯数字推算的意义有限,但我们至少可以对国行市场的前景多一些乐观。

   ■ 现状

   即使中国游戏产业在2015年的收入达到了1407亿元人民币,中国游戏玩家人数达到了5.34亿人(以上数据来自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但由于历史原因所造成的成见,游戏这个类别至今仍没有在大众层面彻底甩脱“玩物丧志”这个罪恶的帽子,游戏所背负的偏见和歧视依然没有被得到正确的认知,更多人把它当作消遣的玩物而不是一种文化现象,更不用提在游戏这个大类别里只占更少数的主机游戏了。

   根据海外数据统计机构NPD的数据,2015年北美游戏市场中,主机游戏在整个市场中的占比为27%左右,而在中国市场,这个比例甚至低于1%。在2015年底召开的“家庭娱乐开发者大会”上,国行主机代理商的总后台东方明珠透露截止彼时为止,PS4和Xbox One在大陆市场的总销量为50万台,在2016年ChinaJoy上,东方明珠表示这个数字在今年内有望突破100万台。与此参照对比的是,索尼PS4在全球市场已经累计超过4600万台销量,微软最近一次在大约半年前公布的Xbox One全球销量也在2100万台左右,国行市场这一年的销售成绩对于索尼和微软的全球市场而言连个零头都算不上。

2004年就入华的PS2

   索尼在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前,曾做过一次“PS”品牌认知度的市场调查,最终调查结果令人尴尬,在索尼选取的可能性较高的目标消费群体中,对于“PS”品牌的认知度仅有2%,更多人听到“PS”的第一反应不是玩家熟悉的PlayStation而是图像工具软件Photoshop,这个调查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主机游戏在国内大众消费者层面的认知现状。

   即便在2014年国行主机游戏市场解禁,但面对着长达14年的断层,国内消费群体的电视游戏再教育成本依然很高,仅是一个手柄操作的门槛,就恨不得要吓退不少人。国外的主机游戏玩家,从FC红白机的十字键+两个按键开始,伴随着主机机能的世代进化、手柄按键数量的增加以及游戏玩法的丰富与复杂而一步步成长。而很不幸的是国内彼时的玩家群体在经历过FC山寨机的洗礼之后,随着2000年那一道禁令而落入了主机游戏的空窗期。而造成的后遗症则是时至今日,除了小部分一直坚持在玩主机游戏的核心玩家群体之外,大部分即使还对当年FC手柄还留有残存的操作记忆的消费者,在面对现在多达十多个按键和双摇杆配置的次世代手柄时,无一不显得无所适从,更不用提被键盘和鼠标捆绑的PC玩家,以及伴随着智能手机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玩家,他们对于手柄操作有着天然的不适应甚至抵触。

   市场的开放并不意味着就能顺理成章的高速成长,而错过了正常的成长周期,则更需要因地制宜的来制定发展策略,虽不至于要把海外市场走过的三十年再走一次,但也要准备好三至五年的消化期。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